去年底,香港最後貴族、何東長孫何鴻章接受本刊專訪時,怒斥與「十姑娘」何婉琪所生的私生子、原名麥舜銘的何東舜銘,拋妻棄子,不務正業,又不讓他見「十姑娘」,更對兩人父子關係大表懷疑。何東舜銘最近出招反擊,在美國入稟告「老竇」誹謗,聲稱精神上受傷害,初時索償六億美金(約四十七億港元),正式入稟才刪去金額。

思想傳統的何鴻章,上周末秘密到香港拜祭祖先,卻懷疑因受官司困擾,加上操勞過度,與律師商討對策時突然爆血管,要入院治療。

身體虛弱的他,一講到自己最疼錫的何東舜銘竟入稟告他,忍不住氣上心頭。「要我賠六億美金,他是否發神經?我的身家寧願捐給香港的窮人,都不會留給他。」何鴻章氣憤地說。

何鴻章躺在偌大的病房內,一臉疲憊,閉目養神。

上周末,八十四歲的何鴻章身穿病人袍,手臂打了點滴,躺在內地一間醫院的病牀上,一臉疲憊。他打開病人袍,左胸下方清楚可見爆血管所引致的幾吋長血痕。

「醫生話如果爆血管的地方換了在腦部,我已中風,你以後再也見不到我。」何鴻章有氣無力的對記者說。

據何鴻章身邊的人透露,上周五身在內地的何鴻章,與律師商討何東舜銘的入稟狀時,懷疑因情緒過分激動,心臟附近突然爆血管。當時何鴻章感到非常痛苦,立刻用手按住胸口。由於何十年前曾試過心絞痛入院,眾人以為他心臟病復發,立刻送他到醫院治療。

由於何鴻章與國家領導人關係密切,他今次入院,院方非常重視,派出多名資深醫生和醫護人員替何進行詳細檢查,初步發現出血現象並不太嚴重,但仍有待進一步化驗,何需留院觀察。

「醫生叫我不要再激動,若再爆血管就好大件事,我話畀個仔告誹謗,不激動才怪。」何鴻章怒氣難消地說。

何鴻章打開病人袍,可以清楚看到左胸有皮下溢血的傷痕。

秘密來港祭祖

事實上,何鴻章突然爆血管,事前並非無迹可尋。就在入院前一日,他剛秘密來港,專程到摩星嶺拜山祭祖,起初他的語調還是非常輕鬆。「我每次來香港都要來拜山,這是中國人的傳統,亦是一種美德。」何鴻章撐着拐杖,在助手攙扶下,慢慢步入墓園。

何東家族在摩星嶺的私人墓園「昭遠墳場」,面積不大,更有私人停車場,但對何鴻章來說,那百多米路程卻顯得非常吃力。他每行十多步,便要停一停小休。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,何的恤衫早已被汗水濕透,但他仍然堅持分別到曾祖母和祖母的墳前拜祭,更下跪誠心上香。

為了分別到祖母及曾祖母的墳前上香,何鴻章在助手攙扶下,吃力的走完那百多米路程。

何鴻章到摩星嶺何東家族私人墓園「昭遠墳場」祭祖時,上氣不接下氣,但仍堅持於墳前跪下,並誠心上香。

「中國人最重視孝道,怎樣也估不到Michael(何東舜銘的洋名)會突然告我誹謗,你知道我是多麼的難受?」一提起何東舜銘,何鴻章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「他叫(美國)法庭確定我們的父子關係,父親定義有兩種,一種是生理層面的,一種是社會層面的,前者沒法改變,後者卻可以,他怎樣對我的孫兒和媳婦?他又不讓我接觸『十姑娘』,這還可以稱得上是我兒子嗎?」

拜祭過後,何鴻章顯得相當疲累,回程到座駕期間,他每次停下來都氣喘如牛。當晚他乘車到內地,想不到翌日就爆血管入院。

何鴻章與「十姑娘」所生的私生女麥慧玉曾接受本刊專訪,指「十姑娘」偏心何東舜銘,對他言聽計從。

何東舜銘要求討回當年捐給何鴻章母校喬治城大學的約二百萬港元。圖為喬治城大學何東法律中心。

追討二百萬捐款

何鴻章如此激動,源於何東舜銘透過律師草擬的一份入稟狀,他向美國哥倫比亞特區高級法院控告何鴻章誹謗,最初向「老竇」索償六億美金,同時亦追討他代何鴻章捐給喬治城大學(Georgetown University)的二十五萬美金(約二百萬港元)兼利息。

知情人士透露,在何東舜銘正式入稟前四日,何鴻章的辦公室收到一份律師樓傳真文件,是入稟狀的草稿,當中提及何東舜銘要求賠償六億美金。他的代表律師更指,由於賠償金額必須具阻嚇性,法官很可能以何鴻章身家總和作考慮,屆時何無可避免要交代在世界各地的投資及物業價值,為免此尷尬情況出現,律師促請何鴻章立刻進行和解,否則會正式入稟。

「這樣跟勒索有乜分別?」知情人士說。

何鴻章以和國家領導人關係密切而自豪,何東舜銘與妻子陳復生舉辦周恩來生平展覽開幕禮,更請來紅線女做嘉賓,兩父子罕有合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inglife 的頭像
stinglife

娛樂八掛大放送★

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