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去三十年,香港的男女比例持續下降,由八十年代的一比一點幾,至一○年每千名女性,只得九百四十九名男士。怕「嫁唔出」的港女想捷足先登搵筍盤,怕醜港男則想快人一步搵女朋友,令「極速約會」(speed dating)應運而生。派對上的男男女女藉此認識新朋友,希望一擊即中,找到終生伴侶。

「Perfect Matching」及「Speedmate」黃浩然、「Speed Dating FEVER」黃新發及「214 Dating」Tammy Chan,三位極速約會公司的老闆,各憑自己一套撒手鐧,在「相睇界」鬥個你死我活搵真銀。

Perfect Matching和Speedmate舉辦的除夕派對,參加者均高興得狂歡熱舞。

灣仔一幢商業大廈頂樓衣香鬢影,逾百名男女悉心打扮參與歡度除夕夜的「極速約會」派對。會場內分成十多組,每組男女人數相若,大部分人起初頗為拘謹。活動司儀Perfect Matching和Speedmate老闆黃浩然見狀,遂搞搞氣氛,要求男士起身介紹自己。

這時現場仍有些人「郁都唔郁」,黃浩然再要求男士「車輪轉」,走到其他組的女士面前自我介紹,之後更來個「大兜亂」環節,男男女女均可隨意尋找心儀對象。踏正凌晨零時,眾人一齊倒數兼欣賞煙花,營造浪漫氣氛。派對完結,各參加者交換聯絡方法後,陸續離場。

三十二歲的黃浩然,原本任職大學社會科學研究助理,幾個月前「處男下海」參加極速約會,可惜「食白果」收場,卻意外發現相睇是大商機,遂化「悲憤」為力量走出象牙塔,去年八月獨資十三萬元,購入Perfect Matching及Speedmate兩間公司,全職發展「相睇事業」。

不少專業人士人際網絡較窄,需要參加極速約會才能認識異性。

「兩間公司被收購前都有些錢賺,但正在走下坡。賣家透露以前搞的大型活動參加人數不多,好似除夕晚會,只有三十幾人,聖誕亦只有八十人,我認為有很大改善空間。」

極速約會行業競爭激烈,黃浩然的致勝之道卻很簡單,就是一味靠「平」。「例如除夕派對,包三杯飲品跟小食,個場又大又有老師帶舞,每人都只是收一百八十幾蚊。」

要鬥平搶客,一切由控制成本入手。為減省行政費用,黃浩然堅持「一腳踢」,例如只聘請一名兼職助理幫手打電話。至於舉辦極速約會最大的開支,莫過於場地租金和飲食費用,所以他選址非常謹慎。「以除夕晚會為例,要找容納百人的地方不易,最後經朋友揀了一個大型舞蹈室,一晚四個鐘租金約八千蚊,比酒店平一半以上!」酒水及小食方面,他亦走遍港九大小超市才「拍板」入貨。

黃浩然由學院助理搖身一變成為極速約會搞手,感受良多。

stacy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